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

  全国政协委员迟子建:建议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

  2017年,“十四年抗战”概念进入中小学教材。这一提法,由黑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抗联老战士李敏提出,马国良等多位住黑龙江的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经过多年努力,最终被国家层面采纳。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迟子建也带来了与此有关的提案,建议在党的二十大即将召开的重要历史节点,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

  “整体来说,对‘十四年抗战’的社会宣传力度还不够,认知度也不是很高。”迟子建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说,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能使抗战十四年的历史更加具体化和感性化。

  今年是迟子建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第10年。谈及履职感受,她说,“我觉得发声要发到点子上,不要脱离实际,更不要盲目追求提案数量。有些提案能在一些层面得到间接落实,就是有价值的。”

  谈“抗战十四年”

  “建议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使这段历史更加具体化和感性化”

  新京报:今年两会你建议在党的二十大即将召开的重要历史节点,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为何会有这样的提案?前期做了哪些调查研究工作?

  迟子建:我在黑龙江省政协分管文化文史等,这两年常和专委会的同事下基层调研,也编辑《资政文史》专刊。不管我走到哪个地区和市县,都绕不开抗联这个话题。

  我们耳熟能详的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李兆麟等,都是这片黑土地的抗日英烈。而“十四年抗战”的提法,由黑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抗联老战士李敏提出,马国良等多位住黑龙江的全国政协委员联名的《关于抗日战争时间应该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的提案》,最终在国家层面采纳落实。教育部在2017年1月也下发了《关于在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函》,但整体来说,对“十四年抗战”的社会宣传力度还不够,认知度也不是很高。而以“十四年抗战”为主题的纪念馆,至少在黑龙江还没有。

  新京报:黑龙江已经有中共黑龙江历史纪念馆、东北烈士纪念馆等重要历史场馆。与这些历史场馆相比,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有哪些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迟子建:你提到的这两个馆,确实是黑龙江重要的历史纪念馆。东北烈士纪念馆主要纪念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初期牺牲的英烈。但东北抗联十四年的历史,除了英烈,还有普通百姓的抵抗和牺牲,有艰难时世中屈辱活着的人们的心灵屐痕,那十四年的历史状态和社会状态,包括政治、军事、工商业、教育、文化、民俗等各个层面,我们都有可挖掘和展示的空间,这能使抗战十四年的历史更加具体化和感性化。

  新京报:目前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是否成熟?你有哪些具体建议?

  迟子建: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的光辉一页,为新中国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我是在黑龙江出生和长大的,我姥爷在日本占领期间,曾在老沟金矿被逼给日本人采过金子,我奶奶则死于日本的轰炸中,死时还是青春年华。东北抗联十一个军,有九个半诞生和战斗在黑龙江,而哈尔滨又是东北最早解放的城市。

  “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若能够落户黑龙江,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个人情感上,都是我最想看到的。辽宁是九一八事变发生地,吉林是“伪满洲国”的所在地,所以我的建议是建立“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之黑龙江、吉林、辽宁馆,结合三省抗战各自的路线图,各展优势,并实现三馆数字联网,资源共享,呈现十四年抗战全貌,也可为历史研究者提供多角度多层面的参照。

  谈冰雪文化

  “冰雪注定是各种艺术的天然资源,可承载的方面很多”

  新京报:北京冬奥会成功举办,黑龙江运动健儿大放异彩,冰雪文化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你长期生活在这片冰雪土地上,你认为冰雪文化有哪些具体内涵?

  迟子建:我们省文学馆的“文学会客厅”,刚做完一期关于冬奥精神文学表达的主题研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我们正在开省两会,省政协主席黄建盛特别来到文艺体育组,给冬奥健儿鼓劲。当时体育局的领导就介绍了黑龙江运动员的优势项目,有望夺金的几个点,基本都在他们预料之中。

  这次中国体育代表团获得的九块金牌,有四块来自黑龙江。竞技体育靠的是专业实力,说明他们实力具备。我最激动的,是高亭宇的夺冠,像疾风一样酣畅淋漓地滑下来,虎虎生威,绝对的优势!黑龙江每年几乎有半年的冰雪期,冰雪注定是各种艺术的天然资源,你想避开它都不可能。它可承载的方面很多,文学、影视、音乐、美术、戏剧、杂技、舞蹈等等。好的艺术不是千篇一律的,可以凛冽苍凉,也可寂静温柔。我在童年看到冰封的河流上的月光,总觉得月光在燃烧,所以还写过一个童话《拾月光》,把月光拾起来当柴烧。冰河上寂静燃烧的月光,是我理解的冰雪文化的内涵。

  谈履职感悟

  “发声要发到点子上,不要脱离实际,更不要盲目追求提案数量”

  新京报:今年是你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第10个年头,同时身兼多职,日常工作和履职如何协调?这10年来有哪些履职感悟?

  迟子建:十年过得很快,回顾这十年做的一些提案,我建议过将失独家庭成员纳入社会特殊保障群体;建议过加大救助站建设、妥善管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建议恢复大兴安岭高寒津贴;建议发放文化消费券、提升国民整体文化素质等等,加上今年的关于“抗战十四年”历史纪念馆的建立的建议,都与我写作关注的群体和我的工作相关。

  要说履职感受,我觉得发声要发到点子上,不要脱离实际,更不要盲目追求提案数量。有些提案能在一些层面得到间接落实,就是有价值的。我这几年确实很累,筹建黑龙江文学馆投入了大量精力,总算如愿开馆了,政协和作协我都有分管工作,所以写作时间确实没有以前充裕。而且我的颈椎病经常性发作,苦不堪言。可是不写作,我会不安,就得更刻苦些,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常常是夹着教案给学生上完课,再回到自己亲爱的书桌前。不过只要有写作滋养,苦也是乐的,生活也还有动力。

  新京报记者 何强

  我的作家朋友冬天来到黑龙江,感受到这里的严寒后,没有谁不对当年的抗联在如此严酷环境下顽强地战斗,表达由衷的敬意。

  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作家,不可能不相遇这样的故事,而如何能把故事做艺术的表达很重要,在这点上可供作家开拓的空间依然很大。

  ——迟子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