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卡上班,这些年轻人追求职业新赛道

  3月5日,国新办就政府工作报告有关情况举行吹风会。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向东表示,灵活就业是重要的就业渠道。随着劳动者择业观念变化、企业用工方式多样,特别是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我国灵活就业不断增加,规模约2亿人。灵活就业为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众创造了就业机会,同时对就业服务和社会保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近来,越来越多年轻人成为“灵活就业”的探索者。他们在选择大学毕业后的职业路径,或者调整职业生涯的方向时,不再局限于常规的“体制内”“互联网大厂”等,而是开疆辟土,成为一批新职业从业者:网文作者、UP主、播客主播、“剧本杀”编剧……

  这一届不用打卡上班的“新职业”从业者,正在过着怎样的生活?“灵活就业”如何才能长远发展?

  年轻人为自己量身定做一种生活方式

  “新的技术开发,给我们解决就业问题展开了新空间。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高科技……扩大了我们就业的空间,增强我们生存的能力。”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教育学院副教授高艳认为,上一代人的就业状态是“人去适应和匹配工作岗位”,可以在一家单位、一个工种干一辈子,而这种“就业匹配论”已经不太适应当下的发展。

  “时代给了今天的年轻人机会,让他们为自己量身定做一种生活方式。”高艳打了一个比方:假如说以前时代的就业状态是“你从10种户型样板房里选一个”,那么现在年轻人就业理念则是 “我要自己造个房子”,并且年轻人有机会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活模式。

  多位从事“新职业”的年轻人都和记者提到,兴趣爱好,是他们如此选择的重要契机,也是他们愿意承受此间所有压力的精神支柱。

  B站UP主“才疏学浅的才浅”,在2021年4月发布纯手工复原三星堆黄金面具的视频,迅速在网络走红;8月,他再一次复刻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金杖。

  “才疏学浅的才浅”一直爱做手工,2017年上大学时,看到很多UP主在B站分享兴趣爱好,因为课余时间比较多,他也自学了剪辑和拍摄,把做手工的过程记录下来上传网络。

  大学毕业时,“才疏学浅的才浅”独自一人去上海当一名全职UP主——“我觉得是对手工的热爱给予了我追逐梦想的勇气。”

  决定成为全职UP主后,“才疏学浅的才浅”表示初始阶段最艰辛的问题是资金。“那时候因为收入不稳定一度难以支付房租,坚持下来一方面肯定是源于对手工的热爱,另一方面就是看好自媒体行业前景”。

  95后媒体人张天朗在“小宇宙”上开辟了个人体育评论类播客《话多》,在这档诞生一年多的独立播客里,他围绕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球队多特蒙德展开闲谈。

  张天朗做这件事的起因和播客的名称一样——“自己话太多”。他从2013年开始接触到播客,大学期间曾在校广播台尝试用声音输出观点。直到2020年中文播客关注度变高,他重新接触到对谈类型的播客,“自己也做一档节目”的念头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

  “我做这个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做大了能挣钱,只是出于我自己的喜好,我录完节目,说出了想说的话,这就很好。”在张天朗看来,如果能有更多人关注收听固然好,就算没有也不是大问题。

  新职业为社会输送能量和动力

  全国政协委员贺云翱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大量年轻人愿意去尝试新职业,这种现象的背后隐藏的是大家对精神的追求,“对一种更加高品质美好生活的追求”。

  高艳指出,“新职业”井喷顺应了时代的发展需求。“这个时代需要年轻人,年轻人才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是引领潮流的一拨儿人。年轻意味着好奇心、探索欲,体现了不走寻常路的个性化”。

  浑元是一名00后专职唢呐UP主,2020年他决定做全职UP主。“既能让更多人认识唢呐,认识传统文化,也能有一些收益。”

  浑元说,是粉丝的热情,朋友的鞭策,让他坚持做下去。有朋友直言:“哎呀你这个做不长,赶紧换工作吧。”浑元感慨,朋友的建议也有道理——“互联网行业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消散。但是,目前我会尽我所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够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年轻人追求他们自己认可的职业新赛道,而一些新职业也在为文化事业的发展输送能量和动力。

  浑元上传的视频,以用唢呐演绎动漫乐曲为主。有人评价像他这样的年轻人,通过新媒体平台推动民乐出圈。在他自己看来,这种新颖的行业有着无穷的可能。“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还是要在可以尝试的时候努力尝试,谁知道下一个热潮又在什么行业呢?”

  根据行业报告数据,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过4.6亿,网络文学创作者群体已经累计超2130万人,大量95后、00后年轻作者涌入。

  活跃在阅文平台上的95后网文作家“天瑞说符”,两度摘得中国科幻银河奖。他告诉记者,原本以为写小说必须要写成文学名著的气质,看了网文之后才意识到小说可以这么飒,那么多稀奇古怪、光怪陆离的题材都可以写。

  作为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欣喜地看到,日益增多的网文小说写作者,为中国文学带来新的血液和活力。

  白庚胜说,早期网络文学不被看好,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是“两张皮”,结果现在两者处于非常好的互动状态,“中国文学最活跃的这部分就是网络文学”。

  “我自己是搞民间文学的,可能今天的网络文学就是古代的口头文学,人人都在创造,人人都在欣赏,人人都在传播,这是一个全民性的文学时代。”白庚胜说。

  理智选择“新职业”,社会应加强引导和保障

  年轻人放弃传统职业的“安全区”“舒适区”,敢于开疆辟土,勇气与热情固然值得肯定。但在准备从事新职业前,年轻人也应当根据实际状况理性分析和选择;社会层面上,灵活就业群体必须得到相应的正确引导和充分保障。

  以网文作者为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就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建议,年轻的创作者们也亟须加以引导,要推动作家培育、培训机制,设置高校吸纳渠道和高级培训班,推动各地放开网文作家参与职称评审、吸收新型文艺人才进入各组织等。

  “在主流文学评奖、研讨、评论方面,加大网络文学作品比重,加强优秀作家作品研讨,完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与评价机制,更好发挥正面导向性作用。”阎晶明说。

  高艳表示,尝试新职业,也意味着你没有太多前人经验可参考,极大可能遭遇挫折和失败,因此对年轻人提出了相当高的心理要求。

  由一对夫妻组成的科普类UP主“小透明明”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互联网新职业出现,意味着更多新机会,也意味着更大的挑战,因为新职业没有明确的上升空间,没有完善的培训指导,全靠自己探索学习。

  Yang是人文旅行类播客《壮游者》的主播。“我基本上算是全职的播客,但是做播客在这个时代还不能完全养活自己,所以我还要有兼职去养着它。”

  在Yang看来,播客是有商业价值的,只不过还需要被“甲方”和大众看到,其间还要经历一个长跑的过程。“2020年算是播客的一个爆发小高潮,我觉得接下来就是大浪淘沙,最终沉淀下来、愿意慢慢做到最后的,就会看到金子,就看你能不能坚持走到那个时候、那个地方。我个人是想坚持走一走看的。”

  高艳提到,如果能够从制度上给年轻人创业最基本的保障和支持,必然能吸引更多人涌入新职业。

  但与此同时,高艳给当下准备投身新职业的年轻人提出建议,希望大家在怀揣热情的同时不能忘记理性思考。

  “不要冲动,不要只看到光鲜的一面。不要一看到人家火了,你就觉得做这行很容易。任何一个行当,你要想成功就一定会面临竞争,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高艳表示,考虑新职业也要想到“二八原则”,理智思考自己能否承受“付出很多却没能走出来”的风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见习记者 余冰玥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