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里的高龄员工,是“恐龙宝宝”吗?

如何对待大龄员工,老牌科技公司似乎也难给出范本。在上周,年过半百的三星与百岁IBM,传递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2月16日韩媒报道,三星将从2022年起实施“高级跟踪计划”。所谓高级跟踪计划,就是允许优秀员工在退休年龄(60岁)后继续工作。

对于该举措,三星表示是对人口老龄化和人口断崖等商业环境变化的应对。其希望可以打造一种文化,对员工积累的专业知识与经验给予尊重。

在三星收获好感的时候,IBM却因“嘴臭”备受关注。

2月11日,根据公开诉讼文件显示,IBM高管在内部电子邮件中称年长员工为“恐龙宝宝”,并讨论了使之成为“灭绝物种”计划。

大厂里的高龄员工,是“恐龙宝宝”吗?

在被公开的文件中,IBM显示出对公司内千禧一代员工比例落后于竞争对手的不安,而让“恐龙宝宝”离开,邀请千禧一代加入,这种比例的调整似乎是个好主意。

拥有年龄焦虑的打工人,不安全感就像坐过山车: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未来的自己究竟是受人尊敬的“老先生”,还是被丢弃的“恐龙宝宝”,似乎很难说得准。

A

三星所说的人口老龄化与人口断崖,是全球企业面临的一个挑战。

2019年德意志银行发布的研报指出,是时全球65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5岁以下的人口。如果这个数字不够有冲击力,年龄中位数了解一下:根据联合国数据,2015年韩国的年龄中位数为40.8岁,这意味着整个韩国有一半的人年龄在40.8岁以上。同期该数字最高的是日本,46.5岁,而中国在2015年的年龄中位数为37岁。

根据预测,到2050年,日本的年龄中位数将突破50岁,中国将达到49.6岁,而瑞典、英国、美国等欧美国家年龄中位数将会在40岁出头。

允许员工在60岁之后继续发光发热,确实如三星所言,是一项应对老龄化的措施。

三星对于大龄员工,一直以来鲜有负面新闻。在2019年时,液晶显示(LCD)面板市场不景气,三星显示器公司推出“提前退休计划”,工作五年以上的员工可申请。提前退休的员工可获得相应补偿,包括两年半或三年工资,有孩子的申请人还可获得约合人民币5.9万的补偿金及子女大学毕业前的学费。

此举实际上是三星在裁减员工数量,到了2020年3月,三星宣布将逐步关闭LCD面板业务。5月,三星显示器公司表示,已经收到越来越多员工的“提前退休”申请。

反观另一边的百年企业IBM,和大龄员工之间的撕扯时不时就会上演。

大厂里的高龄员工,是“恐龙宝宝”吗?1

此次公布的包含“恐龙宝宝”言论的资料,实际上是2018年针对IBM诉讼案的最新进展。

在2018年,IBM解雇近万名40岁以上的员工,由此前员工与IBM展开了这场仍在持续的官司。

除了“恐龙宝宝”言论外,在公开资料中,还有一位IBM高管的另一封电子邮件还提到了公司内“过时的妇女劳动力”:“她们真的不了解社交或者参与,她们不是数字原住民。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威胁。”

直接裁员只是一部分,据公开文件表明,IBM还有“变相裁员”之嫌疑,比如试图通过让老员工搬到其他办公地点来达到裁员目的,但“搬迁安置的接受率仅为8%到10%”。

IBM自然是持否认态度。IBM发言人亚当·欧拉特这样解释:“老员工离职是因为商业环境的转变和市场对某些技能的需求发生变化,而不是因为他们的年龄。”

翻译下就是,被解雇是因为你能力不行,不是因为你年龄大了。

而对于被公开的邮件,他委婉承认措辞不当,但也表示写邮件的高管都在2020年离职了。

此外,欧拉特还提供了一些数据以证明IBM没有歧视年长员工。他称,从2010年到2020年,IBM在美国雇佣了1万多名50岁以上的员工;这几年中,公司的员工年龄中位数为48岁。但他同时拒绝透露年长员工的比例。

IBM在对待大龄员工的问题上,一直都显得有些冷酷无情。在2019年一桩年龄歧视诉讼中,IBM前人力资源副总裁阿兰·瓦尔德等作证,称IBM为了使自己更“酷”更“时尚”——就像亚马逊和谷歌那样,而炒掉大龄员工。

甚至IBM咨询部门曾进行调查,报告中表示“千禧一代通常比婴儿潮一代更具创新性,更容易接受技术。”婴儿潮一代,在美国指的是在二战后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间出生的人。

B

如果本着向前辈学习的精神,IBM这个老牌科技公司的做法,显然足以让中国的科技互联网打工人不安。

在中国,“互联网没有中年人”已经成为一个可怕的都市传说,不管真与假,35岁红线都横在很多人的心头。

而中国的互联网大厂,都还很年轻,网易成立于1997年,腾讯与搜狐成立于1998年,阿里成立于1999年,百度成立于2000年,字节成立于2012年,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他们要走的路正是老牌科技企业走过的路。

2020年,脉脉发布《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显示腾讯、阿里、华为、百度、字节、滴滴、京东、小米、拼多多等19家企业的员工平均年龄为29.5岁。其中华为和阿里的员工平均年龄为31岁,拼多多和字节仅为27岁。

必须要注意的是,此处是平均年龄,会受到最高与最低年龄人群的影响。

国内引起大规模讨论的“大龄员工优化事件”,来自于2017年的华为。是年2月,一位名叫“风雨同舟好么”的网友发帖,称自己三十多岁年薪百万惨遭优化。几乎同时,网上流传出华为清理34岁以上员工的消息。

大厂里的高龄员工,是“恐龙宝宝”吗?2

华为究竟有没有集中清理过大龄员工,到现在也是个谜。但是由此而来的年龄焦虑,不可收拾地在科技互联网行业中弥漫开来。

而在当时,对该事件的两种声音,直到今天还极具代表性:一方认为企业不该将大龄员工无情丢弃,另一方认为私人企业不是养老院。后一种看法,其实与IBM的自我辩护不谋而合:被解雇是因为能力问题,而非年龄。

从2017年开始的五年间,科技互联网大厂“优化大龄员工”的事件一直延续一样的模式:网络传闻、热烈讨论、官方不予肯定,而弥漫在员工间的焦虑感愈发严重。

与此同时,各企业对“干部年轻化”的追求不需要遮遮掩掩,也一样刺激着人们的年龄担忧。

2019年,百度董事长李彦宏通过内部信强调:“2019年,公司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同时进入管理层。”

同年,腾讯裁撤10%中层干部,京东也提出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不论是基层,还是管理层,似乎都在面临着“后起之秀”的冲击。正如腾讯总裁刘炽平当时所说:“在干部体系上,我们希望一定要有流动,这样才有新的位置给后起之秀。我们的干部体系淘汰力度将进一步加大,要求每年有一定比例的管理干部要退下来。”

大家都在讨论如何“不被优化”,而“退休”则是一个极少被提及的话题。

去年,腾讯率先打破了沉默,其提出“职业里程碑”关怀方案,在腾讯工作满15年的员工即可申请“提前退休”,并领取一笔不菲的回报。

一旦选择“提前退休”,员工可同时享有定制纪念品、长期服务感谢金、退休荣誉金三项福利。其中,长期服务感谢金为6个月固定工资;而退休荣誉金共有“服务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权”两个方案,员工可自由选择其一。

尽管在优化焦虑下,这一福利被很多人吐嘈为“跑不到的终点”,但对终点的第一声讨论,无疑是有意义的。

从全球范围内看,讲求创新的科技互联网企业,究竟该如何对待大龄员工,从业者的未来到底是香饽饽还是“灭绝物种”,目前尚无定论。只希望,对终点的讨论能再多一些,再大声一些,而不是在模糊的都市传说中交头接耳,在迷雾里埋头前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大佬不来一句?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