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

来源:雷科技互联网组

编辑:Wallace

尽管iOS 15.3更新才放出来没多久,但苹果似乎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更新速度。就在前几天,苹果推出了全新的iOS 15.4 beta版本。尽管小雷不建议任何非开发者升级使用任何iOS beta版本,但不得不提,苹果在iOS 15.4 beta中确实加入了不少重磅更新:比如部分采用Face ID解锁的iPhone机型现在可以在戴口罩的情况下使用Face ID解锁了,小雷有同事更是表示“Apple Watch白买了。”

但如果说口罩Face ID解锁只在苹果生态中有重要意义的话,那么iOS 15.4 beta中的另一项更新,则是“对全人类都带来了极为重大的影响”:苹果在iOS 15.4 beta1中加入了“怀孕的人”和“怀孕的男性”的Emoji。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

没错,在神乎其神的苹果生态中,“男妈妈”有了一席之地。

不开玩笑了,虽然我并不认可苹果这种简单地用发型来“区分性别”的做法,但如果我们把自己代入到苹果的角度,其实这个“男妈妈”Emoji也是可以从他自己的逻辑中解释的:

有这么一种情况,叫性别认同障碍,简单来说就是人对心理性别认知与其生理性别不同,“生理男、性别认知女”或者“生理女、心理认知男”就属于这种情况。

那么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名叫“阿果”,生理性别女但心理认知为男性。一天阿果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在聊天时用Emoji表示自己。但此时阿果发现自己认知为男性,应该用男性Emoji,但在iOS中又没有男性怀孕的Emoji能代表自己。为了表示对阿果这种情况的认同,苹果就在自己的iOS系统中加入了所谓“男妈妈”的Emoji表情,照顾到了阿果的情绪。

不过话又说回来,苹果为什么把不用来想这些Emoji的精力用来好好做侧滑返回的手势呢?原因很简单,Emoji这事不完全是苹果定的。

Emoji谁说了算?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每个Emoji对应的意思并非由硬件或软件品牌决定:品牌只能决定每个Emoji的具体表现形式,比如图案设计;而每个Emoji的“题材”,也就是Emoji所表达的意思,则是Unicode编码的一部份。

正因如此,所以即使是同一个Unicode对应的Emoji,比如大家熟悉的“笑哭”(U+1F602),在不同硬件或系统上都有着不同图案。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1

这种“一Unicode各表”的做法其实有好也有坏。对有实力“重绘”Emoji的企业来说,采用自己重绘的Emoji不仅可以规避Emoji背后的版权问题,同是也可以提高自己品牌的识别度。毕竟大多出情况下版权只保护“表达”而不保护“含义”,这也是游戏玩家常说的“玩法抄袭不算抄袭,素材抄袭才是抄袭”。

而品牌识别则更好理解了,苹果的“专属Emoji”——U+F8FF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个由苹果自己优先分享的Emoji在不少果粉眼中可是有着超然的地位,有的人更是用这个Emoji创建出了“真正的Apple Watch表盘”。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2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一Uniocode各表”的时间方式也有一定的弊端。首先是滞后的问题。简单来说,重绘需要时间,假设某天某省统一了,ISO标准中对应的旗帜发生了改变,但由于重绘和推送更新需要时间,因此在一段时间内,该省对应的旗帜图标并不会改变。

除此之外,这种“自由裁量权”也给了某些企业“带节奏”的机会。比如某品牌为了反暴力,就把原本Unicode U+1F52B从曾经的手枪改成了水枪。这一做法在后续也得到了Unicode和其他品牌的认可和跟进,将“暴力儿戏化”,无法体现战争和暴力的残酷,和修改血液颜色有异曲同工之妙。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3

而在某些情况下,这种Emoji的自由表达更是会引起歧义。比如著名的Emoji“合十”(U+1F64F),由于在不同系统中有不同的画法,被衍生出了“祈福”和“鼓掌”两种不同的含义。万一阿果的亲戚住院了,你本想发个祈福的表情,但在阿果的手机上看起来却像是在鼓掌,那可不是一句“误会”能轻易解释的了。

用户爱怎么用怎么用

尽管Emoji在Unicode中有这着各自的定义,但就像“合十”一样,Emoji只不过是情绪的载体,所谓的Unicode定义也只不过是“指引”。表情在用户手中,用户爱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毕竟谁也没想到“狗头”能从最初的动物头像引申出现在这般含义。

以这次“男妈妈”为例,对阿果来说,这可能是怀孕的生理性别女心理认知男性的意思。但对于任何由啤酒肚的男性来说,这显然是他们对抗“Bodyshame”(身材羞辱)的最佳回击。他们大可将这个表情解释为自己身上的啤酒肚,反正平时也有有人开玩笑,拍着肚腩问“几个月了?”,那不如直接把这个表情“占为己用”。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4

不可否认,关注性少数群体确实是不少西方科技公司近期”拉拢人心”的行之有效的方式。但在我看来,简单的头发长短和五官变化来区分不同性别、并将生理指标和心理认知混为一谈,这不是一个尊重科学的维护性少数群体的手段。以小雷自己为例,尽管我生理心理都认为自己是男性,但我也有留长发的习惯,甚至有些时候会自嘲为”长发男司机”。

这也是比起苹果那种五花八门的Emoji,我更认可曾经Android系统”黄色果冻”Emoji和乐高小人的原因。尊重差异的前提是认可差异,而让所有人认可差异的方式是让所有人都有差异。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使用Emoji的时候会长按对应的表情来调整对的肤色和性别组成,但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直接使用默认的黄色表情。从这个角度看,相关企业在一开始提交这类Emoji,与其说是为了尊重性少数群体,倒不如说是一次当投名状,利用性少数群体来标榜自己,将人无限细分。

政治正确会让苹果变得两头不讨好5

不过话又说回来,企业可以提交Emoji为Unicode,其他企业也可以选择不收录这个Unicode。考虑到除了苹果以外的大多数科技企业对Emoji的更新都没有太大的热情,相信这个”男妈妈”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以”豆腐块”的形式显示,不会造成”地铁老人看手机”的情况。

而在这种情况下,真正受到iOS 15.4″背刺”的,可能只有对应的性少数群体、有啤酒肚的男性、以及小雷那个为了解锁iPhone而购买Apple Watch的同事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大佬不来一句?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